Richdaddy

日本尚未走出勞動力短缺困境

摘要
【日本尚未走出勞動力短缺困境】少子化和老齡化給日本帶來了深切的困擾,勞動力短缺就是近年來日本政府不得不與之周旋的一大難題。儘管採取了多重措施,日本至今仍未能從這一困境中解脫出來。(經濟參考報)

  少子化和老齡化給日本帶來了深切的困擾,勞動力短缺就是近年來日本政府不得不與之周旋的一大難題。儘管採取了多重措施,日本至今仍未能從這一困境中解脫出來。

  日本厚生勞動省數據顯示,去年全年日本每100位務工者可以選擇的職位多達161個,創下自1973年來的最高值。勞動力供需缺口十分巨大。

  為應對人力不足,日本政府先後採取了擴大老年人就業、擴大女性就業、加大自動化投入、推進技術革新、提高勞動生產率等一系列措施,但並未完全緩解勞動力短缺狀況。今年日本執政黨不顧在野黨的反對,通過了《出入境管理及難民認定法》,並在2019年4月1日正式生效,試圖引進外來勞動力來填補本國人手缺口。在新法案下,高技能人才只需在日本呆滿3年,便可獲得在日本的永久居住權,而原先要五年。這樣的鬆動對於有著極為嚴格移民政策的日本而言實屬不得已之舉,凸顯該國勞動力嚴重不足現狀。

  據估算,讓老年人繼續工作可增加163萬勞動力;吸引20歲至49歲因生產和育兒離職的女性重回職場,可增加102萬勞動力。新修訂的法案可以使外國勞動力增加81萬人。但即便如此,日本仍有近300萬人的勞動力缺口。

  勞動力短缺讓日本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叫苦不迭。企業一方面無法找到足夠人手,一方面為了留住現有員工或增補員工不得不承受更高成本,這大大提高了中小企業的破產數量。

  東京商工研究所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1月,這一年共有362家企業因上述原因倒閉,創下統計以來最高紀錄,年成長率增長超過20%。其中,因缺少足夠員工來完成必要工作而不得不關門的企業數量增長了66%,達到53家;另有24家企業(增幅71%)提高了報酬以留住現有員工,但卻無法負擔成本上漲;共有261家企業因負責人病倒或退休又沒有繼任者而倒閉,增幅達13%。

  在包括餐飲業、零售業、養老院和老年人護理機構、貨車運輸、物流公司等在內的服務業,這一問題尤為嚴重。

  與此同時,雖然增速緩慢,但日本經濟較為穩定的復甦使得職位空缺與求職人數的比例上升,達到1974年以來的最高水準。勞動者傾向於能提供更好工作條件的行業。

  厚生省今年曾表示,受日本全境人口減少的影響,日本勞動力持續萎縮。如果女性和老年人就業形勢沒有顯著改善,到2040年前日本勞動力將比2017年減少兩成。

  目前來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力推的“女性經濟學”似乎已經空間不大。日本女性的就業率早在2013年就超越了美國,絲毫不遜於主要發達國家的水準。2018年日本的女性勞參率甚至超過了70%,創歷史新高,但女性在工資待遇、升職、工作環境等方面仍然處於相對弱勢的地位。

  日本老人的退休年齡是70歲,但年過花甲仍在工作的老人大有人在。部分日本經濟學家也預估,隨著少子化和老齡化的加劇,2020年代左右日本就業人數的增幅很快就會觸頂。

  為了應對勞動力危機,日本各界常年來在人工智慧替代人類勞動方面投入巨大資金。日益興起的機器人無疑是新的廉價勞動力。機器人在零售、金融、房地產、食品、餐飲、酒店服務等方面已經起到了一些作用。

  有研究報告認為,歷史性的突破可能將在2025年前後發生。到時候,日本約有40%左右的人類勞動崗位可被人工智慧替代。為此,一些研究人員甚至擔心屆時日本或許將出現勞動力過剩的現象。這或許意味著,日本勞動力短缺這一困境尚存一線光明。

(文章來源:經濟參考報)

(責任編輯:DF395)

(Visited 4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