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daddy

從華為案看美國《外國情報監視法案》與全球諜報網路

  【財新網】(專欄作家 陳立彤)美國檢方於2019年4月4日星期四指出,他們在指控華為的證據中將加入由美國政府機構通過秘密監視管道所獲得的情報,來作為起訴華為的部分證據。

  有關華為違反制裁令和銀行欺詐的訴訟案,星期四在紐約布魯克林的聯邦法院開庭。助理檢察官所羅門(Alex Solomon)在庭審時說,美國政府已經通知華為,他們打算用“通過電子監控和搜查發現或獲取”的信息起訴華為,但他沒有提供具體細節。所羅門還說,政府通過《外國情報監視法案》(U.S.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FISA))獲得的證據需要保密審理。

  《外國情報監視法案》規定,檢方要獲取由美國政府機構通過秘密監視管道所獲得的情報,來作為指控的證據,必須要有特別法庭(見下文)准許頒發的搜查證,而且該證據通常只能用在有關間諜活動的案件當中。在星期四的庭審中,法官唐納利同意給美國檢方更多的時間收集證據,華為的律師也對此表示同意。

  其實,美國的《外國情報監視法案》及其為了實施該法案而建立的全球諜報網路所起到的作用超出我們的想象。美國的電影《真實的謊言》比較好地再現了這一場景。

  《真實的謊言》

  電影中,由施瓦辛格主演的哈里·塔斯克爾是代號為“歐米茄”的一個間諜組織的特工,他精通六種語言並能操縱多種高技能間諜手段。他正受命調查一宗某個阿拉伯恐怖主義組織策劃的走私核武器的案件。出於國家安全的需要,結婚15年來哈里一直向妻子海倫隱瞞著自己的真實身份,總以為丈夫是個老實巴交的電腦操作員的海倫對其平凡的工作有些厭煩。

  出於任務需要,哈里不得不與一女子假裝相好,這使海倫醋意大發,她開始與一汽車商西蒙廝混,其間聽了自稱是“間諜”的西蒙的刺激浪漫故事而心旌搖動。

  在搭檔吉普的幫助下,哈里利用自己的間諜手段偵察著妻子的行徑,讓西蒙這一假特工醜態百出,而在電影當中所呈現的種種電子情報監聽、收集、分析手段在1995年該電影上映的時候就讓我們大開眼界。

  《外國情報監視法案》

  二戰後,出於冷戰的需要,美國國內一度形成了高度統一的冷戰情報體系,美國情報的決策權主要由總統和部分行政機關掌握,美國國會出於信任的考慮,面子上是支持總統和行政機關大部分情報活動的。後來出現了舉世聞名的“水門事件”,民眾對總統和情報界的信任陷入低谷,美國國會趁機實施了強化情報監督的相關策略,依據美國眾議院的Pike 委員會和美國參議院的Church委員會的建議和推動,建立了專門監督美國情報機關的參眾兩院常設特別情報委員會。隨後,《外國情報監視法案》頒布,但法案的目的不是我們想象的為了監督、收集外國情報,相反,是為了遏制美國國家安全局和其他情報機構濫用權利、窺探美國公民隱私的能力。為此,在《外國情報監視法案》下還設立了特別情報法院(“FISA法院”),主要用來准許情報機構的監視請求以及檢方利用該情報作為檢方證據的請求——大家再看《真實的謊言》的時候可以關注一下當哈里·塔斯克爾請求他的同事收集他太太和“情人”電話通信時,該同事戰戰兢兢的表現。為嘛?因為該監聽是公器私用、沒有獲得FISA法院的許可。

  雖然《外國情報監視法案》的目的是為了保護美國公民的通信隱私、限制美國政府特別是總統濫用該情報體系,但大家不要忘記美國情報體系(包括監督程序)是經總統授權並通過第12333號行政命令成立的。根據12333號行政命令,美國情報機構(如美國國家安全局等)有權收集美國境內及境外幾乎所有的電子通信數據,即使在沒有抽查令、法院命令、合適的理由以及合理懷疑的情況下。美國的這一“濫用”隨著斯諾登的稜鏡門事件而被徹底曝光。

  斯諾登與稜鏡門事件

  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1983年6月21日出生於美國北卡羅來納州伊麗莎白市,曾是CIA(美國中央情報局)技術分析員,后供職於國防項目承包商博思艾倫諮詢公司。

  2013年6月,斯諾登將美國國家安全局關於稜鏡(PRISM)監聽項目的秘密文檔披露給了《衛報》和《華盛頓郵報》,隨即遭美國政府通緝,事發時人在香港,隨後飛往俄羅斯。2013年6月21日,斯諾登通過《衛報》再次曝光英國“顳顬”秘密情報監視項目。2013年8月1日7時30分,斯諾登離開俄羅斯謝列梅捷沃機場前往莫斯科境內,並獲得俄羅斯的政治避難。

  根據斯諾登跟香港英文報章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自2009年起即入侵各國(比如中國內地及香港)乃至其盟國(比如德國、英國)的計算機系統以竊取情報。斯諾登稱,自2009年以來(到2013年6月斯諾登曝光稜鏡門事件),美國在全球進行了6.1萬次的滲透行動,目標包括數百個中國內地及香港的個人以及機構。

  斯諾登於2013年7月31日再度將美國更大規模監控計劃“Xkeyscore”的細節曝光。這項名為“Xkeyscore”的監控計劃“幾乎可以涵蓋所有網上信息”,可以“最大範圍收集互聯網數據”,內容包括電子郵件、網站信息、搜索和聊天記錄等等。“Xkeyscore”計劃已經協助美國情報機構抓捕了數百名恐怖嫌犯。斯諾登稱,他受雇於美國國家安全局時,曾有機會使用“Xkeyscore”計劃。他曾形容,只要有相應的電子郵件地址,他可以對任何人進行監控,下至平民百姓,上至法官總統。在稜鏡項目之下,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行動電話都曾遭到美國情報機構的監聽。

  不僅反恐而且反腐

  美國的諜報系統不僅被用來反恐,還被用來反腐。

  早在2013年6月13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羅伯特-米勒在國會就稜鏡項目所召開的聽證會上說,當時遭曝光的“稜鏡”等電話和互聯網秘密監控項目在搜集反恐情報方面發揮了作用。假如此類監控項目在“9-11”恐怖襲擊前就存在的話,甚至有可能協助挫敗這一恐怖陰謀。但我們有所不知的是,美國的稜鏡及其他項目不僅僅是為了反恐,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目的就是經濟諜戰(Economic espionage),從整體上提升美國公司在全球範圍的競爭力,而加強對非美國公司的《反海外腐敗法》的執法及調查力度正是其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

  稜鏡項目只是美國全球間諜網路的一部分。美國全球間諜網路除了稜鏡項目之外,其他一些項目也偶爾從不同的管道被泄露出來,使得我們可以一睹芳容,比如Echelon項目。

  Echelon是由美國國家安全局領導的,與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以及紐西蘭的情報機構聯合操縱的全球間諜網路(你瞧,同盟軍也加入進來了)。Echelon每小時可以就某些預先設定的關鍵詞掃描數以百萬計的電話、電子郵件和傳真。2013年二月份歐盟的一份報告指出Echelon被用以經濟諜戰。美國前中央情報局主任 James Woolsey在2013年三月初也如是告訴一家德國報紙——Echelon被用來搜集經濟情報(Economic intelligence),然後用於《反海外腐敗法》的執法。

  很多公司為了逃避《反海外腐敗法》的制裁,往往用一些第三方非美國公司或個人來充當行賄掮客,使得整個賄賂看起來更像一個合法的交易——而Echelon的偵查對象之一就是這些充當掮客的第三方非美國公司或個人——即使它們不是《反海外腐敗法》的重點執法對象,但從它們身上展開調查毫無疑問可以獲得相應的線索。

  結論

  可以想象,隨著美國全球間諜網路的進一步展開,美國執法機構對違反《反海外腐敗法》的境外公司及個人查處將會越來越多且越來越嚴。這對於美國公司來說不啻是一個好消息——但這也會給其他國家試圖用不法手段來做生意的公司和個人帶來了法律合規風險。這個風險除了是巨額罰款外,還可能是牢獄之災。

  對於這一點,美國人好像並不准備遮遮掩掩。James Woolsey在2013年3月17日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說,Echelon之所以會成為經濟諜戰的工具,是因為一些外國人一再觸犯《反海外腐敗法》。另外他還說:美國沒有必要(用Echelon)為美國公司去偷竊後進的歐洲的秘密(There’s no reason for U.S. companies to steal backward Europe’s secrets),這個說法雖然有點傷害了歐洲人民的感情,但另外一層意思就是——哪兒有高科技、哪兒就有諜戰,哪兒就有美國的全球諜報網路。

  作者為大成上海辦公室高級合伙人、中國律師、美國紐約州律師、福特公司前亞太區合規總監,國際風險與合規協會副會長、中國企業文化促進會合規文化工作委員會會長,作為中國代表團成員參與制定合規管理體系、反賄賂管理體系、法律風險管理等ISO標準並擔任中國國家標準《合規管理體系指南》工作組副組長

(Visited 3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