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daddy

裁員2000人,滴滴的百億美金教訓

順風車惡性案件對滴滴的傷害終於顯現了。

2月15日,滴滴的月度全員會上,CEO程維宣布2019年繼續聚焦出行主業,繼續加大安全和合規投入、提升效率,對非主業進行“關停並轉”,對業務重組帶來的崗位重疊和績效不達標的員工進行減員,整體裁員比例佔到全員的15%,涉及2000人左右。同時在安全技術、產品和線下司機管理及國際化等重點領域加大投入。

顯見,滴滴2019年業務將圍繞兩個關鍵詞“安全”和“效率”運轉:安全是為了解決生死問題,效率是為了解決巨額虧損問題。

2018年8月前,儘管有各種負面聲音,但滴滴是一家比肩Uber,估值達3900億元的超級獨角獸公司。2018年8月滴滴順風車惡性案件后,短短半年時間滴滴經歷了公司可能突然死亡的巨大危機,虧損達上百億元,教訓不可謂不深。這不能用簡單的“危機公關”處理不到位,或者GR做得不好來解釋。

懷抱“讓出行更美好”初心走到今天的滴滴,應該並沒有忘記它的初心,只不過隨著它變成中國出行市場的代名詞,社會和公眾對其“初心”的要求提高了。

2012年9月,滴滴上線的時候,創始團隊只是想基於移動互聯網的LBS功能,打造一款方便市民打車的應用軟體而已,初心可謂美好。

易到用車創始人周航曾說過,創業家最可貴的地方在於,他們對社會的各種問題,不是抱怨,不做嘴炮,而是通過創立公司,設計好的產品和服務,解決問題,讓社會變得更美好。那時的程維應該是這樣的有為青年。

創新的產品,遠大的追求讓程維得到了獎賞。2012年12月,上線3個月的滴滴獲得金沙江300萬美元投資,2013年4月又獲得騰訊1500萬美元投資。

更幸運的是,2014年滴滴趕上阿里和騰訊希望通過高頻的出行應用推廣其移動支付,於是騰訊(中信)支持滴滴,阿里支持快的,補貼大戰愈演愈烈。巨額補貼吸引了大批司機成為順風車、快車、專車等司機,擴充了出行市場的供給,讓出行服務性價比高,體驗極大提升,同時補貼也讓滴滴2014年俘獲上億用戶,成為中國最大的移動出行應用。

資本的助推確實讓滴滴最開始的初心得到了充分的釋放。但隨著資本本能追逐利益最大化,滴滴被推到了一個壟斷者的位置上:2015年2月4日,滴滴宣布原高盛(亞洲)有限責任公司亞太區董事總經理柳青加入,出任公司總裁;10天後,滴滴宣布與快的合併。2016年滴滴宣布收購中國優步。至此,滴滴壟斷中國移動出行市場。

資本開始要求獲取回報,於是面向司機和用戶端的補貼降低甚至不補貼,對司機端的抽成提升。如按正常節奏,資本方對滴滴的要求應該是:用2-3年時間,迅速將公司收入和利潤上規模,把之前補貼的錢賺回來,挑一個比較好的窗口期上市,資本獲得超額回報退出。

回顧滴滴從一個初創公司,4年的時間成為出行行業壟斷者的過程,可以清晰地看出,資本是產業獨角獸壟斷供給和市場的核心推動力,如此才能給賭風口的投資機構帶來超額回報。

中國很多風口產業,O2O、團購、共享單車……也是在資本助推下,一下子湧進無數玩家,砸進去數以10億計的錢,所有的投資人和創業者都知道中間有巨大的泡沫,他們都認為自己會是最後剩下的壟斷者,那意味著巨量的回報。

當滴滴奔跑在幫資本完成賺錢和退出的“臨門一腳”時,它的最大風險爆發了。

創業黑馬董事長牛文文曾在2018年秋季獨角獸峰會上指出,當一家產業獨角獸公司變成行業的壟斷者,這意味著創始人,“你要意識到,從此以後你的公眾責任也隨之無窮放大,你成了行業的代名詞。如果你沒有認識到這點,你會發現,你(自認為)還是一個快速奔跑的創新者,而社會則認為你是承擔不了責任的壟斷者,你出事就是行業出事了。這個時候你的天敵不再是同行,而是整個社會。”

希望通過創新讓社會更美好的一代創業家,比如程維,在中國獨特的環境下其實是享受了創新紅利的。所謂的創新紅利是指,中國各個產業的創新不斷,而原有的監管大多不合時宜,相關部門對這些創新往往採取寬容和事後追認的態度,無論是第三方支付,電商,或者是出行,都享受過這種紅利。

監管的寬鬆,市場的一路高歌,讓滴滴缺乏對自己應該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的強烈意識。當然,更嚴厲的安全體系意味著司機供給的急劇減少,用戶打車成功率變低(今年春節只有60%),以及更大的成本投入,也許是滴滴不願意主動這樣去做的原因。

比如2018年8月滴滴順風車惡性案件里,受害人趙某的家人和朋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事發后曾多次聯繫滴滴方面索要司機具體信息,等到4小時后才得到最終反饋。事發前一天曾有人向滴滴平台投訴該司機,未被即時處理。

顯然,彼時的滴滴沒有意識到自己應該主動建立更嚴密的安全體系,更好地保證乘客安全的責任,而非只需如其他公司,事後給警方提供犯罪嫌人的信息,配合抓捕即可。確實,因為滴滴平台上有司機詳細的身份和電話信息,事發后的第二天警方就抓獲了嫌疑人鍾某,迅速破案。

有人曾這樣為滴滴抱不平,因為有比較完整的司機信息和GPS導航,滴滴平台上的惡性案件發生率,遠低於之前活躍在各城市角落的黑車拉活市場,原來黑車司機犯案后,因司機和車輛信息缺乏,更難及時破案。

這話對,但也不對。

在中國,當一個產業獨角獸變成行業壟斷者,是需要主動承擔遠大於作為一家商業機構應該承擔的責任的。因為滴滴能享受創新紅利,監管難以變成一個及時有力的約束力量,而一旦出現惡性事件,中國的公眾是希望滴滴能承擔更多的責任,甚至提供完全解決方案。滴滴自2018年8月以來的安全整頓,就是要補自己此前主動更多承擔社會責任不足的課。這門課值百億美金。

這種補課,既是對滴滴創業初心的升華,也提醒更多產業獨角獸:當自己成為產業龍頭,要注意打破自己的商業邊界,主動承擔更多社會責任,推動產業良性發展,聯合產業的每一份子,讓社會變得更美好。如此,產業獨角獸才能走得更遠。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
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
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
(Visited 3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