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daddy

美股三大股指創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年度表現 現在買合適嗎?

從創新高到暴跌,美股在過去的2018年經歷了動蕩的一年。隨著周一(2018年12月31日)收盤,美股三大股指均創下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的年度表現。

當日,標普500指數收報2506.85點,漲幅0.85%;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收報23327.46點,漲幅1.15%;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收報6635.28點,漲幅0.77%。全年美股三大股指均累計收跌:標普500和道指分別下跌7.01%和6.03%,創下自2008年以來的最大年度跌幅,納指則下跌5.30%。

尤其在波動劇烈的12月,標普500和道指同時創下自1931年以來最糟糕的12月份表現以及自2009年2月以來的最大月度跌幅:標普500累跌9.18%,道指累跌8.66%,納指累跌9.48%。

對全球貿易摩擦以及經濟增長放緩的擔憂已讓市場變得非常脆弱,聯準會在2018年12月宣布加息,美國聯邦政府部分停擺至今未恢復,這讓投資者變得更加敏感,進一步加深了美股在12月的跌幅。

大調整對積極的投資者而言可能預示著新的買入機會,謹慎型投資者則會質疑:現在買合適嗎?展望2019年,根據2016年美股反彈的經驗,現在的美股要重現奇迹反彈可能還面臨聯準會加息和美股公司盈利前景兩大關卡的考驗。

資金加速逃離

如果你現在還持有美股,那肯定會飽受煎熬,因為市場上的多頭已經大幅減少了,就連傳統的防禦性行業也無一倖免地出現下跌。從2018年9月末開始,美股幾乎所有行業板塊都在跌,公用事業、房地產投資信託和消費必需品這三個標普500指數里表現最好的行業板塊也逐漸回吐2018年的漲幅。在兩個多月的時間里,標普500公用事業板塊漲幅縮小至4%,而同期的科技板塊則暴跌超過14%。

投資者從股市中短期撤走的錢有多少?撤走的資金流向了哪裡?

基金研究機構Lipper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15日當周,美國股票共同基金和ETF在一周內便出現了創紀錄的460億美元的資金流出,債券型基金也出現了130億美元的資金流出。這讓風險相對較小的貨幣市場基金成為最大受益者,同期的貨幣市場基金成功吸納了近810億美元資金。

投資者也開始尋找過去相近的市場走勢模式,希望能找到更多跡象來預測未來。

標普500指數最近兩個月下跌近15%,上一次跌得這麼厲害還是在2016年。2015年5月~2016年2月,標普500指數曾下挫了14%,那時投資者也曾飽受煎熬,但讓人振奮的是,大跌后的美股在接下來的兩年裡屢創新高。不過必須注意的是,彼時和此次美股暴跌的大環境不同,最大的差異之一就是聯準會的利率政策。

還看聯準會

2016年2月,10年期美國國債報酬率約為1.7%,而現在的10年期美債報酬率為2.7%,幾乎是當時的兩倍。

2015年12月以來,聯準會開啟加息周期,不斷提高企業借貸成本,至2018年12月已加息9次,聯邦基準利率從0~0.25%一路升至2.25%~2.50%。美銀美林的美股量化策略團隊主管薩維塔(SavitaSubramanian)認為:“過去9年幾乎免費的資金成本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現在企業的資金成本將會不斷升高,也需要重新調整對企業未來盈利增長的預期。”

經歷了2018年的4次加息后,聯準會官員仍在呼籲2019年逐步加息。

2016年,當時聯準會剛剛退出QE(量化寬鬆)近一年,在工資增長停滯以及私人投資下降的情況下,當年美國經濟增速僅為1.6%,創下自2011年來最糟糕的表現,同時企業利潤也在不斷下降。但就在如此不樂觀的經濟情況中,美股也沒進入熊市。在2016年1月大跌5%之後,標普500指數在2月開始從底部反彈,這一反彈就持續了31個月,其間漲幅高達60%。

這次美股大反彈全靠聯準會格外開恩沒有大幅加息,2016年全年聯準會只加息一次25個基點。現在投資者面臨的是完全不同的利率環境,雖然目前2.25%的聯邦利率仍屬於較低水準,但和2016年時相比,顯然後者更能讓投資者感到安心,並有利於推動股市的上漲。最近一次2018年12月聯準會加息,雖然措辭弱化但鴿派程度低於市場此前預期,2019年聯準會預計將至少加息兩次,且不改變縮表進程。

盈利前景擔憂

除了利率,美股還要接受的另一個考驗是美股公司盈利前景。目前,標普500指數成份股的平均本益比約為19倍,2018年1月的本益比還是23倍以上,雖然連續大跌已經讓部分企業本益比有所下降,但反觀2016年2月,當時的平均本益比更低,只有不到16倍。

目前,各大交易商和投行均對2019年美股企業的盈利預期作出了相應的下調。對沖基金橋水的首席投資官簡森(GregJensen)表示:“我們預計2019年美國經濟增長將可能明顯減弱並逐漸接近衰退的水準,但市場目前還沒有這方面的跡象。同時預計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或接近1%,低於聯準會最新預測的2.3%。如果2019年經濟真的如預期般下滑,那麼聯準會的貨幣政策很可能會向寬鬆轉變。雖然橋水不太看好美國企業的盈利前景,所幸的是,這次市場下跌的衝擊力度並不會像2008年金融危機那樣強,因為現在美國金融系統的槓桿率還沒那時高。”

受聯準會加息及經濟增長擔憂影響,富國銀行亦下調了美國企業2019年的報酬預期。富國銀行股票策略師哈維(ChrisHarvey)將2019年標普500指數的目標點位從3079點下調到了2665點,同時將2019年標普500指數成份股公司預期EPS從173美元下調到166美元。他認為,聯準會持續緊縮的利率政策讓市場措手不及,這可能暗示股票估值還會繼續下降,股市也迅速對加息作出了反應,聯準會很可能在貨幣政策上犯了個錯誤。

美銀美林則預計,2019年美國GDP增長率為2.6%,而標普500成份股企業的盈利增速可能從20%降至10%。

瑞信分析師羅伯特(RobertSpingarn)認為:“現實情況是,美國政府現在充滿了巨大的不可預測性,加上對全球經濟增長的擔憂以及聯準會加息的刺激,投資者避險情緒濃厚,失去了積極性,大多數人都在尋找賣出的機會,這股寒意有可能會延續至2020年。”

新興市場已過至暗時刻

從MSCI新興市場指數來看,2018年從1157.55點下跌至965.67點,全年累跌16.58%。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數名分析師均認為,新興市場在2019年還將繼續調整,但已度過至暗時刻。他們也表示,伴隨新興市場資產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計入了不利因素,2019年投資機會料將浮現。

國際貨幣型基金組織(IMF)於2018年10月發布的最新《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將新興市場2019年的增長預測下調0.4個百分點。報告還對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做出風險提示:由於美國貨幣政策逐步收緊,貿易存在不確定性,如阿根廷、巴西、南非和土耳其等一些國家還面臨自身問題,因此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資本流入受到抑制,貨幣出現貶值,股票市場下挫,利率和利差承受壓力。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程實表示,短期來看,新興市場整體增長預期的下調主要反映了貿易摩擦、地緣政治衝突等壓力,長期而言,除了亞洲新興經濟體仍有望維持較高增速外,其餘國家面臨增長乏力乃至經濟失速的威脅。

瑞銀全球宏觀策略分析師巴韋賈(BhanuBaweja)同樣認為,新興市場在2019年將繼續面臨不確定。

“2018年新興市場主要威脅來自於美國資產報酬率重新定價,2019年受到金融條件進一步收緊的影響,對新興市場經濟增長的擔憂會更多。當發達經濟體普遍處於經濟周期的後期時,通常不利於新興經濟體。但這次不會爆發出新興市場危機。”他稱,資產負債表問題嚴重的新興市場國家中,有少數幾個2018年已經對風險溢價進行了重大調整。未來,新興經濟體的增速放緩會繼續影響投資回報,但其所導致的波動性不足以蔓延至所有新興市場資產類別。

花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零售銀行投資策略主管吳晶晶則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全球股票型基金對新興市場的配置比重僅為全球股票基準指數對新興市場配置比重的一半,為2002年以來最低水準,若全球貿易摩擦有所緩和,市場風險偏好情緒將升溫,資金大幅迴流新興市場,有助於新興市場資產表現。

“基於此,我們預計2019年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底部區間在850~900點以內,而上行空間則高達1100點。”她稱。

依然看好中國市場

儘管在全球股市普遍下跌中,中國上證綜指全年累計下跌24.59%、深證成指下跌34.42%、中小板指下跌37.75%、創業板指下跌28.65%,但各方對於中國股市的前景仍普遍謹慎看好。

吳晶晶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新興市場仍是其偏好的板塊之一,尤其是亞洲(除日本)國家的股票市場。中國市場也是花旗比較看好的。“中國股市估值便宜,配合政策對經濟和市場的支持,目前從風險回報角度看,中國企業股票具備吸引力。A股納入MSCI指數以及滬倫通等新機制推進,也可能增加外資流入以參与中國資本市場,利多中國股市。”

具體而言,她告訴記者,相比估值較高的成長型和防禦型股票,更看好價值型股票的未來表現。“能源和材料等周期性行業可能表現較佳。科技股方面,相對於科技硬體或軟體,更看好半導體的表現;金融股方面,相對於保險和房地產,更看好銀行股的表現。”

新華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師劉彬也認為,2019年各項經濟周期或往下走,經濟下行的壓力主要來自出口和地產。“在這一過程中,政策持續寬鬆可期,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更為積極和明朗。政策不缺乏穩增長能力,但趨勢性機會需要等待更好的時機。”劉彬稱,隨著2019年整個業績下行,市場估值會更低。經濟從“穩槓桿”逐漸轉向“穩增長”的狀態,市場流動性會邊際上改善,會利於市場的風險偏好和估值的修復。

記者了解到,具體投資板塊上,相當部分市場人士看好5G,甚至出現了“抱團5G”的情況。一部分觀點認為5G行業的投資高峰期可能在2019、2020、2021年,相關組件或是值得投資的領域。星石投資首席執行官楊玲也認為,2019年值得樂觀對待,在明確的動能切換趨勢下,復興牛市正在醞釀,其中科技類別機會最大。

(Visited 21 times, 1 visits today)